阅读历史 |

第一八四回 嗷嗷幼儿 花厅听戏(1 / 2)

加入书签

凤姐被贾母教训了一顿,“哎哟”一声,连忙应是。

“老祖宗教训的是,我只是个内宅女子,只管好好服侍着您,左右等再过个千八百年,我服侍着你老也能一起上天,您做您的老寿仙,我给您当小跟班,到那时候管别人怎么说呢!”

这话登时就让贾母笑开了,只不过碍着旁边坐着外宾不好大笑,只是“呸”了声啐道:“你这破落户儿是越发地不害臊的!老婆子我活个千百年,不成了老乌龟了!”

众人跟着一阵大笑。

从来都没有开过口的王夫人微微偏转视线扫了一下,无论是王子腾夫人,还是保龄侯史鼐夫人脸上都有几分不自然。

转回目光的她轻轻抿嘴,不声不响地拿起摆在眼前的小碗,浅浅地喝了一小口粥。

入口甘甜,心情舒爽。

“二奶奶……”平儿神色匆匆地抱着一襁褓包裹着的孩儿来寻凤姐。

往日里俏眼含煞的凤姐顷刻间换了一副脸色,小心翼翼地从平儿手里接过襁褓,眼里的柔情喷薄欲出。

襁褓内是个包裹着的幼儿,一双灵动的眼珠圆溜溜地到处张望,看到凤姐之后小手乱动,咿咿呀呀地喊着什么。

“小家伙又饿了?”凤姐小心翼翼地怀抱着孩子。

“才刚喂过,可哥儿一直不肯睡……”平儿无奈地说道。

贾母眉开眼笑地伸过头来瞧了一眼,朝凤姐打趣道:“这小家伙一瞧就是个捣蛋的,和你一样不得片刻的安生。”

凤姐动作轻缓地抱着襁褓摆动着附和道:“可不是!这小冤家,一天到晚都不得安生的!”

这襁褓中的婴儿是凤姐刚生下的孩子,大名贾英。

盼了多少年,凤姐终于盼到这个儿子,这会儿可算是扬眉吐气了。

小贾英的到来让凤姐心气都顺了,这心气一顺,往日里张扬的凤辣子也收心养性起来,整个人内敛了许多,加上荣国府如今走出了颓势,日子向好,令她糟心的事情也少了许多,整个人容光焕发的,连贾琏也都看呆了眼,夫妻般如胶似漆的,日子更胜新婚了。

如今凤姐性子却不大往自家人里使去了,得了贾兰点拨,她也晓得了自己与贾府一荣俱荣的道理,如今听了旁人不阴不阳地说贾府的坏话,王熙凤自然要替自家人发声了。

她,还是那个凤辣子!

李纨极有眼色,此时一个劲儿地给宾客们夹菜,慢慢地席上的气氛又缓和起来。

这时,坐在王夫人身边的薛姨妈凑趣着把脸贴过来,仔细地打量了凤姐怀中的小贾英,一个劲儿地夸赞:“瞧这英哥儿,这眼睛一闪一闪的,活脱脱凤哥儿小时候,还有这小手挥舞得这么有力,身子骨肯定是倍儿好!”

薛姨妈这一番话说的真情实意,凤姐听了更是是高兴万分,不断地与薛姨妈说着育儿经。

她是自个儿的事情自个儿知道,素日操劳太过,乏的身子上生疼,看着襁褓中牙牙学语的英哥儿,心里也曾为过去自己所作所为暗自后怕。

人都是有敬畏的。

【若非是听了兰哥儿的劝……我的英哥儿……】

想到这儿,凤姐看向自己孩儿的眼神,越发温情。

只是王夫人看到凤姐一副舐犊情深的样子,眉毛很是不自然地跳动了一下。

花厅前搭了一个小戏台,十二官们在唱着戏,这时候一曲唱罢,下人们来请贾母点下一出。

贾母笑眯眯地带上眼镜看了看曲牌,旋即又放下对鸳鸯说道:“将戏暂歇歇,天怪冷的,小孩子们可怜见的,也给他们些滚汤滚菜的吃了再唱。”

自龄官离开之后,贾府又从外面买进一个戏子,补足了十二官之数,贾母喜欢听戏,更兼这些戏子都是南边的,老太君听一场戏便解一阵乡愁,对戏班里的人也颇为优待。

只是这些终究是些孩子,往日里有些吵闹,不好离贾母太近,所以才请薛姨妈搬入大观园中,腾出原来的梨香院安置她们,也好让王夫人就近管教。

十二官得了赏赐,在廊下谢过贾母,自便退去,两名说书的女先生在婆子引领下,搬过两张小凳子,抱着琵琶朝贾母恭敬地行了一礼才落座。

贾母便问几位客人:“诸位想听何书,尽管点便是。”

王家与史家几位夫人都道:“老太君喜欢听什么,我们就喜欢听。”

贾母笑笑,便点了一出,两位女说书奏起了琵琶开始演了起来。

下首贾宝玉那一桌,湘云才和黛玉咬完耳朵打闹完,这时听女说书边弹边说唱了起来,湘云有些好奇地问:“这似乎说的是新书,你们听过么?”

宝玉、黛玉与三春闻言都摇了摇头,坐在一旁的宝钗偏着头细细听了一阵子,随后道“似乎说的是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……”

果不其然,没多久女先生的琵琶声风格一变,如玉珠般奏鸣着,随后女先生清了清嗓子吟诵了一段《凤求凰》。

湘云一听,登时就一拍手:“果真是这样,宝姐姐你好厉害!”

宝钗笑着谦虚了几句,端庄的眼神之中藏着一丝疑惑,似乎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。

果然,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故事并没有在两人守得云开见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